预测未来,有多不靠谱?这些未来学家都错得离谱
2019-11-11 16:15:06
  • 0
  • 0
  • 0
预测未来,有多不靠谱?这些未来学家都错得离谱
这几天,大家在忙着拍北京的黄叶。随着一片片叶子飘落,日子越来越接近2020年。茅小五开始计划2020年的事,长江双创在考虑年会的事,各大公司也都在准备年底的活动。时间过得就是这么快,这个“双11”一过,一不小心,就到2020年元旦了。

年底岁尾,大家都要总结过去一年的得失;而新的一年即将来临,未来学家们难免又要对即将出现的新产品、新时尚、新的国际国内形势作出预测,这类预测对于指导人们的生活有一定的意义,精明的商家更是离不开预测——只有准确地预测未来一段时间将会出现的需求,并付诸行动,商家才会赚钱。

当然,也有些人认为这样的预测不靠谱。的确,未来学家过去曾多次预测失败,有些预测甚至成为人类历史上的超级笑话,但不能因此抹杀预测未来的重要意义,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也不可能向预测说拜拜,未来学家要做的是根据更科学的数据,做出更准确的预测。以下为几个典型的预测失败的例子:

 

    1795年,德国哲学家康德认为,未来人类将无钱发动战争。这一错误预测似乎为今后两百年内人类不能正确预测未来定下了基调。



    1823年,爱尔兰科学家戴奥尼夏.拉德纳预测,“高速铁路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乘客乘坐高速火车时无法呼吸,会窒息而死。”他还坚持认为,“人类探月的梦想就像乘蒸汽轮船横跨多风暴的北大西洋一样,不可能实现。”瞧瞧中国高铁的发展,看看中国的航天计划,拉德纳如果还活着,也会窒息而死吧。



1876年,当时的美国总统卢瑟福.B.海兹问电话的发明者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这确是个令人惊讶的伟大发明,但会有人用吗?”很多也在问5G、6G,这玩意儿有得着吗?

很快就你离不开5G了。



    1898年,贝尔药物研究实验室负责人海因里希.德莱赛宣布,他发明了一种据称可以替代吗啡的不上瘾镇定剂,名叫海洛因。



    19世纪美国著名作家约翰.海伯顿预测,到20世纪90年代“将不存在不快乐的婚姻,因为那时的法律将非常严厉,任何身体、精神或经济上不具备资格的婚姻将不获批准。”

    但未来,不快乐的婚姻,还真有可能一去不复返。

 

    1902年,H.G.韦尔斯也对未来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在未来,潜艇根本没有发展前途,艇上工作人员会窒息而死,潜艇只能成为漂在海上的废物。”不过,韦尔斯预测对了一件事,那就是互联网。在1937年一篇题为《永远的世界百科全书设想》的文章中,韦尔斯预见到未来会有存有人类所有信息的网络并连结到世界的每一角落,每个学生都能通过该网络学习知识,他认为,这样“所有的知识和信息都能有效正确地汇集,学生能通过电脑屏幕学到每一个知识点。”



    1923年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罗伯特.安德鲁.米利肯的预测更不靠谱,他认为,“人类是不可能造出原子弹的。”

    结果被爱因斯坦啪啪打脸。现在有不少国家也想加入打脸行列。

 

    1929年,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欧文.费舍尔表示,“股价会永远保持在高水平”,但没过多久便发生了华尔街金融风暴。

    中国股市,唉。



    经历了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和四十年代的世界大战之后,五十年代依然有不少错误的预测。1959年,美国邮电部长亚瑟.萨默菲尔德表示,人类在实现登月梦想之前,我们就应该能够使用制导导弹发送邮件了,从纽约到澳大利亚应该不到几个小时,未来的世界将是导弹邮递。



    1966年,科幻作家亚瑟.C.克拉克表示,“到2000年时,房子都能飞起来,因此整个社区到了冬季都能迁徙,或者在合适之时搬到一个新地方重新开始新生活。”

    这其实也算不上预测失败吧?你把飞机当成房子不就可以了嘛。

 

    1977年,数字设备公司创始人、于1980年发明了首台用于科研的高级微电脑的肯.奥尔森表示,“没人会愿意在家里用电脑”。



    当代最荒谬的科学预测应该算是在1999年和2000年交替之时的千年虫恐惧,当时很多人认为电脑会出现大崩溃。美国最顶尖的软件专家之一艾德.约顿表示,“就算只是小范围出现电脑崩溃,纽约也会变得象贝鲁特一样惨不忍睹。在我看来,千年虫非常可怕,当2000年1月1日新年钟声敲响之时,我们全家都不会在纽约呆着。”

实际上,那一时刻来临,结果是什么也没发生。这使我们更有信心重新审视当年伊萨克.牛顿爵士在1704年的预测:“世界将在2060年走到尽头。”他是在推算了丹尼尔预测这本书和神圣罗马帝国的建立时间后得出这一结论的。

预测未来是最难的事情,原谅这些未来学家吧。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